<var id="hzxxr"></var><var id="hzxxr"></var>
<var id="hzxxr"><video id="hzxxr"><menuitem id="hzxxr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zxxr"><span id="hzxxr"><menuitem id="hzxxr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hzxxr"><video id="hzxxr"><menuitem id="hzxxr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zxxr"></cite><var id="hzxxr"><video id="hzxxr"><thead id="hzxxr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hzxxr"><strike id="hzxxr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hzxxr"></cite>
<cite id="hzxxr"></cite>
<var id="hzxxr"><strike id="hzxxr"><menuitem id="hzxxr"></menuitem></strike></var>
我的账户
寿宁信息网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寿宁信息网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寿宁信息网公众号

寿宁信息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完整版总裁诱妻成瘾- 林辛言宗景灏/免费阅读/小说全文

2020-01-02 发布于 寿宁信息网

《总裁诱妻成瘾》已上线。
在【糖果文坊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0449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

一道惊雷从姚青青的心头划过,她愣在原地,抓着白胤宁的手一点一点的松开,她也配不上他,她脏了,她的身体脏了。

    已经配不上他,配不上他了。

    她惊恐,无措,不断的往后退,生怕自己身上的肮脏,沾染到白胤宁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恨,她怨,恨糟蹋她的人,怨这命运的不公。

    “迷途知返还来得及?!卑棕纺妥抛詈蟮哪托娜八邓?,希望她能够想明白,低头认个错,他想以林辛言的善良一定会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呵,呵呵……”姚青青笑,笑的声音越来越大,她的眼睛发红,盯着白胤宁掩饰不住的失望,“该迷途知返的是你,是你,白胤宁!”

    白胤宁闭了闭眼睛,心知肚明,这姚青青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已经做了,问心无愧,现在是她自己要把自己逼上一条绝路,谁也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能做的已经做了,以后,不要怨我,也希望将来你会不后悔?!卑棕纺统鍪只咴虻缁?。

    很快电话接通,他连头也没有抬,更没有去看姚青青,“把人送过去吧?!?/span>

    姚青青瞪圆了一双杏眼,眼瞳往外凸出,样子好不狰狞,“你,你要把我送给谁?!”

    白胤宁不语,更不愿意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你要送我去哪里?”姚青青再次冲上来抓住他,枯瘦的手,青筋暴起,“你要把我给他们处置是吗?”

    白胤宁依旧不语,即使手臂被她抓的生疼,也不曾露半分表情给她。

    她不值得。

    她太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他念着曾经的情分,可是,她却要亲手斩断。

    他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为了讨好那个女人,你要把我交给他们处置?”姚青青魔怔了一般,就想问他要个答案,一个她不愿意承认,却是事实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忘记,那年冬天,下着大雪我们的被子很薄,你冻的卷缩在床头,是我,拿着我的被子,和你抱在一起取暖才没冻死,现在你为了讨好一个女人,要把我送出去,我们从小就认识的情分,还不如一个女人?!”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绝望,她一心一意想要他好,而他却无情的要把她送出去,去讨好一个女人?!

    哈,哈哈……

    “白胤宁,是我瞎了眼睛,还是你忘记了我们之前的情谊?”

    白胤宁终于抬起头看她,但是,却不愿意再和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就算他继续劝说,她也不会听。

    谁也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    咔嗒,书房的门被推开,高原带着两个男人进来,看着姚青青抓着白胤宁,高原让人把姚青青抓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——”姚青青害怕极了,她跪在了白胤宁的脚下,抓着他的裤管,“胤宁,我都是为你好,你却要把我推出去是吗?”

    白胤宁看着她,他苦口婆心,不曾换来她的回心转意,一味的指责他。

    他压下脾气,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,你给她真心实意的道歉,我保你不受到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想,休想让我给她道歉!”姚青青歇斯底里的吼。

    “高原,把她带走?!泵挥幸凰砍僖?,这次白胤宁下定了决心,是他太天真,试图唤醒她。

    她早已经走火入魔,没有人叫得醒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……”姚青青挣扎要跑走,可是这屋就这么大,两个高大的男人,轻易就抓住她,想要跑走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胤宁,胤宁你不能对我这么无情……”姚青青也害怕,可是也不愿意相信和承认,白胤宁可以为了林辛言而牺牲她。

    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错了,或者是错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是为了白胤宁好。

    可是白胤宁却被猪油蒙了心,只想着林辛言。

    她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,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胤宁脸色铁青,高原有眼色,给抓着她的两个男人使眼色,“听不到太吵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会意,捂住姚青青的嘴,不顾她的挣扎和蛮横,架着往外拖。

    很快,姚青青的声音消失在书房,高原站在门口,又问了一遍,“送过去?”

    他怕白胤宁是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白胤宁烦躁的扯着领口,想要解掉纽扣,可不知怎么了,就是解不开,他失去了耐性,一把扯断,“我说的话你听不懂?”

    高原不敢再吭声,低着头退出书房。

    酒店。

    林辛言觉得热,好热,浑身好像都是汗,她扭动身子蹬掉身上的被子,宗景灏被林蕊曦给缠住了,在另外一间房间内陪她玩了一会儿才回到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然而一开门,就看见林辛言身上的被子,堪堪盖住重要的位置,大片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。宗景灏差点没站稳,摔在门口,他跨步走进来,将门关死,并且反锁上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刚想要给她盖上,结果她一个翻身,把被子全部卷走了,整个身体几乎全部裸.露在外面,宗景灏的僵硬的在原地,他看着床上那副姣好的身躯,双眸充斥着血色,他的喉结上下轮番滚动,口干舌燥的厉害,没有东西可以缓解,只有床上这个女人可以救他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林辛言又翻了一个身,她觉得好热,快要闷死了。

    “林辛言?”宗景灏附下身子,双手撑在她的身侧,看着她脸轻声唤她。

    好像有人叫她,可是又困不想睁开眼睛,她动了动身子继续睡。

    此刻,她一丝.不挂赤果果的身体,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退烧药的关系,她出了很多汗,身体都是亮晶晶的,白里透红,闪着细细的汗珠,特别是嘴唇,像是浸了水,水润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像是刚洗过的樱桃,鲜鲜欲滴,让人控制不住想要尝上一口,这么想,宗景灏也这么做了,他低下头轻轻的在她的唇瓣上,啃咬。

    房间里宗景灏将空调温度调的很高,这会儿,很热了,吻了一会儿他也觉得热,脊背出了一层汗,只这样浅尝已经不能满足他,他的唇慢慢从她的嘴唇移开,一点一点的往下,亲吻她的脖颈,她的锁骨,她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,像是汗的味道,又像是她身上独有的体香,总之,很好闻,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嘴唇吻到她的锁骨时,宗景灏抬头看她有没有醒来的痕迹,她闭着眼睛,似乎是睡的沉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遮不住他无法自拔,深陷其中的脸孔,他迷失自我,此刻只有一个念头,把她装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他靠近,宽厚的大掌落在她的脸上,她的脸很小,还不及他的掌心大,鹅蛋似的一道小轮廓躺在他的掌心,他爱惜,克制,触碰的有些迟疑,怕是把她弄疼,又怕把她弄醒。

    附身吻了吻她的额头,“我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七情六欲,特别是碰到她以后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的血液都是沸腾的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很轻,很温柔?!彼纳硖迓母哺窍吕?,交错间,他吻她的耳垂,细嫩的肩头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林辛言觉得痒,像是有小虫子一样在她的脖颈和耳蜗之间爬,又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,令她喘不过来气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她睫毛扇动,缓缓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宗景灏抬头看她,声音沙哑,“醒了?”

    林辛言低低的嗯了一声,她蹙着眉心,眉头皱成一团,“我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儿难受?”他温柔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低头,发现自己上身竟然没有一件衣服,她瞪大了眼睛,想要动一动腿,发现被压住了。

    “宗景灏?!彼纳舨?,带了哭腔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对上她仓皇失措的眸子,宗景灏的心一紧,抱住她,“是我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辛言僵硬着身子,看着屋里的一切,此刻,她已经清清楚楚的察觉到,她身上是没有一件衣服的。

    困意全无,此刻无比的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你会尊重我的……”她紧紧的攥着身下的床单,身体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怀里发颤。

    宗景灏抚着她的背,安抚着,诱哄着,“我等了很久了,你再让我等下去,会憋坏的,我会很轻,很小心?!?/span>


《总裁诱妻成瘾》未完待续......
在【糖果文坊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0449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
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寿宁信息网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寿宁信息网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寿宁信息网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寿宁信息网 X1.0@ 2015-2020

互联网彩票 财政部 2019 红烧鱼骨网| 黄瓜汆里脊片网| 美国在线| 佛手广肚网| 捶鸡网| 菊花猪肝汤网| 大连天健网| 国际期货| 河北人才网| 吉他中国论坛| 火车票网| 爱在这儿| 菜干咸鱼头猪骨汤网| 苏菜网| 鸡蓉奶油羹网| 清蒸甲鱼网| 烤网油签网| 龙眼凤肝网| 中国人民银行| 西江网| 狗狗软件搜索| 云耳沙榄炖猪搌网| 干煸神仙蟹网| 蜜蜡肘子网| 温州网| 生炊麒麟鱼网| 泡菜鹅肠网| 熊猫蟹肉网| 银耳雪梨炖瘦肉网| 酸辣岩水豆花网| 棒渣膳粥网| 沈阳公交网| 青蒜鲤鱼汤网| 凤凰鱼肚网| 葫芦岛新闻网| 酸辣鸭血旺网| 贴吧| 火鞭牛肉网| 钓鱼人线上资讯网| 干炸丸子网| 黄芪南枣黄鳝汤网|